6up-Welcome

主页 > 案例展示 >


內蒙古扎賚特旗好力保鎮五家子村:綽爾河畔水

时间 2021-01-10 06:08

  寒冬時節,內蒙古東北部,走進興安盟扎賚特旗好力保鎮五家子村,冰封后的綽爾河蜿蜒曲折,如一條銀色玉帶繞村而行。

  五家子村曾是當地有名的貧困村,2015年初,村黨支部書記劉利有當選伊始,人均年收入不足8000元,村裡沒有一條水泥路,地裡種的隻有玉米,集體經濟較弱,欠下不少外債……

  “扶貧車間活兒不多也不累,我這把老身子骨也能干得來,還能掙不少補貼家用呢”……

  近年來,五家子村通過推動土地集約化,調整農業產業結構,開辦扶貧車間,以“黨支部+合作社+貧困戶”的產業脫貧模式,帶領村民們奏響一首脫貧致富曲。

  55歲的村民孫長征,家住村裡的六家子屯,種地100多畝。“別看面積不少,淨是石頭包、鵝卵石的旱地,種玉米靠天吃飯不打糧,產量不到好地的一半。”回憶前些年的日子,孫長征不禁搖頭,“每畝地一年才掙150元,一年不到2萬元,全家四口人日子過得緊巴巴。”

  種植結構單一,產量還低,忙活一年也沒啥收入,劉利有意識到要想帶領村民脫貧致富,就得換個思路發展產業,可選什麼產業好呢?

  劉利有將目光投向了鄰省黑龍江,當地村鎮的水稻產量高、收益好。而五家子村水資源豐富、幾十年前也曾短暫種植過水稻。經過實地學習以及旗農科局指導,村黨支部最終決定發展水稻種植產業。

  “種了幾十年的玉米,現在改種水稻,投入大還累人,又是基建改造,又是機器設備,咱這一沒資金,二不懂技術,能成嗎?”孫長征和不少村民都心存疑慮。

  沒資金,旗裡送來好政策。2015年底,為發展水稻產業旗裡推出政策,旱地改水田每畝地補貼320元,村民隻需每畝自籌幾十元。

  缺技術,村裡協調技術人員上門講課。“旗農科局的老師一年到村裡技術指導好多回,還組織我們到盟裡參加新型農民培訓,學習水稻種植技術。”孫長征說。

  同時,村黨支部召開數次村民大會,黨員和村民代表齊聚一堂,講政策、算細賬、做工作,村裡協調擔保貸款,整合機械設備,最終各家都願意拿出部分土地進行試種。

  孫長征拿出60多畝地進行改造,村裡協調貸款五六萬元,鏟車推、做池梗,打基井抽水、建育苗大棚,水泵、插秧機更不能少。“花費這麼多,要是賠了可咋整?”老孫心裡犯了嘀咕。

  2016年3月,曾經的旱地改造完畢,老孫開始精選品種、6up大棚育苗,忙活到5月中旬,又是插秧、補苗、撈草……“每天累得腰酸背痛,但隻要能致富,再累都值得。”

  老天不負苦心人,秋收時水稻不僅產量高、品質還好,一畝地淨收入六七百元,老孫當年就掙了六七萬元。“水稻的收入可觀,看到老孫嘗了甜頭,村民都主動要求改水田。”劉利有笑著告訴記者。

  2016年底,六家子屯的3000畝旱地全部改造為井灌水田。今年3月,依托國家項目支持,井灌水田再次改造為自流灌水田,節省水電成本的同時,畝產提高至少100斤。如今,通過大面積種植水稻,村民們收入翻了近兩番。

  “貸款還清了,還養了10頭牛,年收入穩定在八九萬元,明年再改良水稻品種,產量、價格能更上一層樓,日子越過越紅火嘍。”孫長征臉上滿是喜悅。

  “發展水稻產業的同時,我們還規模化種植大豆、玉米等,使產業種植結構更加多元。”駐村第一書記潘徽介紹。

  在五家子村頭的扎賚特旗安保農牧專業合作社,隻見工人們分外忙碌,他們將今年收獲晒干的木耳裝箱入袋,搬運上貨車,准備發往全國。

  產業想發展,要有龍頭帶,要想成規模,得靠集約化。為帶動村裡更多人致富增收,在村黨支部的牽頭引領下,前些年僅簡單運營的安保農牧專業合作社,於2018年開始擴大規模、流轉土地,實行集約化種植,統一經營管理。

  可不少村民們對此並不理解,仍想分戶耕種。57歲的村民劉長臣,之前種地、做小生意,一年收入剛夠溫飽。

  “村裡幫我算了筆帳,種玉米每畝地一年最多兩三百元,現在流轉費用每畝地每年就有五百元,不僅坐家掙錢,有余錢還能入股合作社,參與務工,收入更多。” 劉長臣說。

  在村黨支部的宣傳帶動下,身為老黨員的他,積極為村民們做工作、當表率,將土地流轉后,還投了數萬元入股合作社。

  老劉認真能干,負責合作社的種植與雇工管理,可剛參與經營時,他心中對未來也有疑慮。

  “第一年我們決定試種旱稻,旱稻比水稻更節水,成本更低,但對土壤要求較高,也不知道這集約化種植后產量如何。”劉長臣回憶。

  當年秋收,旱稻產量、價格十分可觀,第一年分紅加管理費用他就收入六七萬元。

  看到老劉的成功,參與的村民越來越多,如今合作社已有42戶村民入股,流轉了5000畝土地,其中水稻100畝、旱作水稻900畝、淺埋滴灌的玉米與大豆各2000畝,全機械化種植。

  合作社還種養結合,舍飼300頭牛、1500隻羊,秋收后以玉米秸稈做飼料,省錢又環保。去年新建了10棟大棚,用於蔬菜瓜果育苗,還吸引了周邊不少居民前來採摘。同時,引進了15萬棒的黑木耳和蘑菇,使合作社全年都有產業發展。

  合作社規模不斷擴大,效益也越來越好,僅2019年分紅就達150萬元。“去年我各項收入有十多萬元,作為一名黨員,咱自己富不算富,要讓大家一起富。”劉長臣想帶動更多村民脫貧致富,“合作社一年帶動130多戶參與務工,戶均增收500元以上。”

  “我們將每名貧困戶的1萬元產業扶貧資金入股合作社,每人每年可分紅1000多元,為他們增添一份保障,同時合作社每年還會向村集體分紅6.5萬元,壯大村集體經濟。”潘徽告訴記者。

  走進76歲的村民王淑芬家中,老人正端坐在炕頭,精神矍鑠、滿面紅光,看起來十分硬朗。

  2016年底,經過動態調整,五家子村全村共有43戶貧困戶92人,多為因病、因殘、年老而致貧。

  王淑芬一家就是其中之一,老伴走得早,50歲的兒子從十年前就患有心臟慢性疾病,干不了體力活,47歲的兒媳也因殘疾,沒有勞動力。全家原本種地維持生計,這沒了壯勞力,便斷了收入。前年兒子住院手術又花了七八萬元,一家人的日子過得十分艱難。

  隨著近年來“兩不愁、三保障”各項扶貧政策的實施,村裡為老人一家辦理了低保,修繕了房屋,手術費報銷了90%,還養了5頭牛。

  “家裡的土地流轉出去有收入,兒子還成了村裡的護林員和保潔員,不用干重活,加上國家各類補貼,我們家早早脫了貧。”老人指著牆上貧困戶明白卡,給記者細數每項收入。

  可好強的老人卻閑不下來,總想再干些力所能及的事。為提高農副產品的附加值,並與貧困戶建立穩定的利益聯結機制,2019年12月,在村黨支部的牽頭帶動下,合作社將“扶貧車間”開到村口,雇佣十多戶貧困戶,參與農副產品的加工、包裝等。

  扶貧車間的開辦創造了條件,王淑芬老人冬天在車間裝盒打包,春天在大棚育苗移栽,夏季則在牛棚喂料清掃……“這些活都不重,累了我就休息,一年干上幾個月,收入有小一萬元哩,生活更有盼頭嘍。”老人笑道。

  “體力好的脫貧戶參與大豆榨油等加工活動,體力較弱的從事包裝、育苗等工作,使脫貧戶全年都有活干、有錢掙。”潘徽介紹。目前,扶貧車間營業額超50萬元,帶動貧困戶戶均增收1000元以上。

  “年底合作社將在扶貧車間對農產品進行深加工,同時制作精品木耳、雜豆、蘑菇等農產品禮盒,開拓線上電商銷售渠道,助力貧困戶增收。”劉長臣說。

  街巷全部硬化,水稻、大豆、玉米等產業穩步發展,村集體經濟壯大,外債還清,人均年收入達到2萬元,貧困戶全部脫貧,村黨支部被評為自治區先進基層黨組織……今天的五家子村,正在致富奔小康路上穩步前行。

上一篇:防汛一线丨湖南益阳南县浪拔湖镇东州堤段发生 下一篇:云南制砂机鹅卵石制砂机(驿城)应用范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