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up-Welcome

主页 > 产品系列 >


6up轎車墜河四個月后被打撈上岸車上兩人是夫妻

时间 2021-03-22 10:59

  田兵與妻子消失的第四個月,在成都郫都區友愛鎮的清水河裡被打撈出來,兩人坐在車裡,尸骨已經堆滿沙礫。

  這是12月27日發生的一幕。當天原本已是雜草叢生的河邊,站滿了前來圍觀打撈現場的人群,大家紛紛議論,為何會有一輛車出現在這裡?車裡的兩個人又緣何殞命?有人突然想起,在今年8月份,清水河水流湍急時,曾有打撈隊在河沿途打撈了幾天幾夜,有說是在撈車,也有傳聞是在撈人,但最終既沒找到車也沒找到人,各種說法也因得不到印証,便再無下文。

  29日上午,封面新聞記者走訪打撈現場目擊者、死者家屬的過程中發現,不少人談及此事都是不斷唏噓與哀嘆,而這起悲劇背后,似乎指向著一對夫妻面對感情、家庭與兒女等現實問題之間,做出的一次致命“選擇”。

  “河裡還真的有輛車!”從車輛與人被雙雙撈起的那天,成都郫都區友愛鎮清水河邊,就沒有平靜過,打撈現場附近一農家樂的員工高師傅仍記得,車輛墜河與打撈當天的場景,何其相似。

  在他的記憶當中,2020年8月28日開始,由於暴雨連著下了幾天,清水河河水暴漲,水位一直漲到了農家樂就餐區的護欄位置,當時,員工們都忙著開展自救工作,絲毫沒有注意到,一群打撈隊員,正在橋下開展打撈工作。

  “當天有潛水員、皮劃艇,還用一個多大的圓坨坨,不知道是啥。”打撈隊在清水河上工作了幾天幾夜,漸漸地,附近的群眾也聽聞了這邊正在發生的事情,“當時就說是有一輛車沖進了河裡,已經過了幾天,水太深了,不知道沖到了哪個位置。”

  高師傅告訴記者,后來由於清水河水位一直未下降,打撈工作也因為沒有進展,這件事就沒有了音訊,只是對於河邊的居民而言,大家都確信清水河裡確實埋著一輛車,至於車的具體位置以及車上的人是誰,是生是死,都說不定。

  直到12月27日上午九點過,農家樂的女員工們按照習慣,到餐廳做衛生工作,她們下意識地往河裡望去,發現河水已經下降至底部位置,而在河道中間,一名女員工猛拍同事肩膀,“看,那是啥子,像不像一輛車。”

  經眾人再三確認,她們撥通了報警電話。警方到現場后調查發現,水面已經浮現出了轎車的輪廓,隨后,吊車將其吊上岸,附近的群眾聽到河裡在撈車的消息,都聞訊趕來,高師傅說,當天,原本滿是雜草和垃圾堆放地的清水河邊,警戒線一直拉到了橋邊。

  車撈上來了,人還在車裡,這是讓當天在場很多人都難以置信並痛惜的事。記者看到的一段現場視頻顯示,車輛打撈上岸的時候,駕駛位置和副駕駛座位裹著砂石與水草,已辨不清人形。

  高師傅說,6up。在打撈當天,死者家屬也來到了現場。這時,關於車輛為何墜河以及車上兩人的關系,才得從一些碎片化的細節拼湊起來——“兩人為夫妻,死者田兵,家住距離事發地三公裡之外的友愛鎮某村,七夕當天自駕開車墜入河中,四個月后被打撈出來。”

  一時間,消息不脛而走,附近十裡八鄉的村民都知道,原來四個月前墜河的那輛車,與今天撈起來的這輛車,是同一輛,車上的兩人還是一對夫妻。

  而更多的信息隨著調查的深入而披露:夫妻倆年過五十﹔家中有一個兒子,早年由於生病已治愈,但花了不少錢,后來兒媳與兒子離婚。

  29日上午十點過,封面新聞記者來到打撈現場。這是與成都郫都區佛羅倫薩小鎮二期毗鄰的一處荒地上,旁邊就是清水河,岸邊的警戒線、垃圾場以及荒草叢中的小路,顯示這裡已經久未有人經過。

  在現場,清水河的水位已經下降至石灘位置,水深目測可見河底,時不時還有附近的村民,來到車輛面前圍觀。被打撈出來的灰色小轎車,為一輛雪佛蘭三廂轎車,車子已面目全非,車門與前蓋已完全破損,車身長滿了青苔與污泥。在駕駛位與副駕駛位置上,被沙子、石頭、斷毛巾所覆蓋。

  車外,一隻男士皮鞋、女性背包以及指甲油、充電線等物品,還零星地散布在周圍。記者注意到,車輛在河道中間陷進污泥裡,被撈出來時,留下了一個深坑,而在大橋的一處角落位置,燃過的香蠟紙錢,還殘留著黑色

  高師傅說,打撈當天他們沒看清車內兩人樣貌以及穿著,只是模模糊糊地記得,兩人不是坐姿也不是躺著,雖然裹著砂子已經變形,但依稀可見手掌向外扒著車窗的場景。

  當天,在友愛鎮某村村民的指引下,記者也來到田兵家中,村民們說,田兵與妻子的遺體,在昨天被運了回來,目前已經下葬。

  “那邊,很多汽車停靠的地方就是他家。”提及田兵的名字,不少村民都不認識,但隻要說是前天從河裡撈起來的那家人,村民們都指向了一個地方。

  這裡,距離清水河田兵夫妻被撈出的地方,有3公裡左右,駕車需要七八分鐘。田兵家是一棟二層樓房,在門口,家屬圍坐在一塊火爐面前,爐子在不斷地冒煙,房子的戶籍信息標牌上,寫著田兵兒子的名字。見有人來訪,人群中一個年輕男子起身示意,周圍人介紹,他就是田兵的兒子。田兵兒子,對父母的死因以及車子被撈出來的事情,表示“自己沒什麼好說的。”

  而從一位知情村民口中,記者得知,田兵家中有四個兄弟,贍養著一位80多歲的老母親,田兵排行老三,名下有一個兒子和孫子,兒子與兒媳離婚后,孫子跟著田家。早年,田兵夫妻倆為了給兒子治病,花去了家中不少積蓄,近年來,田兵與妻子處於分居狀態,“兩人感情不是很好,好像是說要鬧離婚,但人都死了,作為外人也不好多談。”

  一位與田兵熟識的朋友向記者還原了當天的“事發經過”:在農歷七月初七這天,田兵與妻子回家吃了一頓飯后,駕車前往郫都區城區裡面,在行經郫花路時,車輛右拐直接沖進了河裡,之后家屬報警,說已聯系不上兩人,“農歷七月初七,就是七夕節當天,他家人瞞著田兵母親,說其只是外出打工,並不是消失。”

  他告訴記者,田兵夫妻倆為人和藹、待人和善,但村民們對於夫妻倆的感情狀態有所耳聞,也有說法是,兩人當天可能是在談離婚的事情,在車上爆發了爭吵,但村民們出於“死者為大”的心理,也不願過多提及“別人的家事”。

  【如果您有新聞線索,歡迎向我們報料,一經採納有費用酬謝。報料微信關注:ihxdsb,報料】

上一篇:让河长制成为河湖安澜的定海神针 下一篇:6up圩堤上的“夫妻岗”